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尘封档案》系列——144.消失的拳师

53580 612
2018-9-28 05:30:4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尘封档案》系列——144.消失的拳师

《尘封档案》系列——144.消失的拳师

拳师失踪
1951年12月3日,镇江市公安局收到苏南行政公署公安处转来的一封后来被授予开国陆军中将的王必成的一封函件。这封函件所述事由的来龙去脉如下——
11月19日下午,来镇江作汇报宣讲的志愿军英模事迹报告团成员、团级军官黄震野前往位于城区中心的宝胜巷看望一位名叫鲁春廷的老百姓。
鲁春廷,1907年出生于镇江一户贫穷渔民家庭。鲁家祖上据说曾有人担任过朱元璋的水军将领,传下来一种名叫“船拳”的拳术。据说,对船拳精谙到家的拳师,如在平地上跟寻常对手较量,通常以一敌三五个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动作如闪电,特别适宜于晚上摸黑实战。鲁春廷,就是这样一位厉害的拳师。
1938年夏,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粟裕、陈毅、张鼎丞等先后率新四军先遣支队和第一、第二支队到达江苏茅山地区开辟了著名的茅山抗日根据地。根据实际需要,新四军曾在茅山根据地举办了七期训练班,训练侦察骨干。训练内容之一是武术,具体说来就是实战型一招制敌的擒拿格斗术。为此,新四军通过南京、镇江、上海、苏州等地的中共地下党组织秘密聘请了地方上一些拳师前来茅山训练班担任武术教练。鲁春廷,就是其中的一位教练。在之后十年的抗战和解放战争中,数百名昔日的茅山训练班学员用鲁春廷传授的功夫在一次次侦察行动中化险为夷,完成使命,建立功勋。此刻前往看望鲁春廷的黄震野,就是当时茅山训练班第二期结业的一名学员。
鲁春廷教学结束返回镇江后,黄震野跟鲁师傅还保持着一份交往:他在之后曾数次奉命化装前往镇江执行侦察、锄奸、交通等重要使命,其中三次得到过鲁春廷的鼎力相助,两人因此而结下了一份不凡的友情。镇江解放后没几天,随部驻扎于山东的黄震野即按照记忆中的地址给鲁春廷写信,两人于是恢复了联系。直到一年前黄震野赴朝作战,才不得不再次中断了联系。这次,黄震野参加志愿军英模事迹报告团回国汇报宣讲,途经镇江,特地请了假前来看望鲁春廷。
可是,黄震野却未见到鲁春廷,鲁妻吉佩珠愁容密布地述说了丈夫的情况——
鲁春廷从茅山根据地返回镇江后,被镇江四所中小学联合聘为国术教员,最初两年间的日子过得比较平稳,他对黄震野潜入镇江执行任务提供帮助也正是那两年。两年后的一个下午,汪伪“江苏省警察厅”(当时江苏省会在镇江)不知从哪里获悉了鲁春廷曾上茅山担任新四军训练班武术教练的信息,忽然派了五名警察前往学校将他逮捕。鲁春廷知道此去必死,在押解途中挣断绳索后成功脱逃。之后,国术教员肯定是做不成了,就流落到长江上当临时船工。后来,鲁春廷经人介绍,又去了苏州,在一家医院打杂。直到抗战胜利,鲁春廷才返回镇江。
鲁春廷返回镇江后,学校已经不设国术教员了,他先是干船工,不久又在码头上找到了一份搬运工活儿。吉佩珠则在巷口摆了个小摊头卖卖香烟、火柴、肥皂、草纸等杂货,夫妻俩的日子还能过得下去。解放后,码头成立了工会,鲁春廷因一向以正直、仗义出名,故被推选为专门负责跟资本家交涉替工人维权的一名委员。可是,干了不到一年,就因为与区工会一位南下干部为工作上的事数次争吵而被撤职,他一怒之下干脆辞了工。何以为生呢?旧时像鲁春廷这样有功夫的拳师,都有一套治疗跌打损伤的独家本领,他就走街串巷替人冶伤卖膏药。那时,还没有城管,卫生局是有的,但还未实行“行医执照”规定,所以,是允许此类江湖郎中存在的。
鲁春廷从1950年9月开始做江湖游医,足迹跑遍了整个苏南,还曾到过上海。隔一两个月回家一次,住上两三天又出门了。1951年7月中旬,他返回镇江在家住了五天,配制了一些膏药、丸药后,又出门了。可是,这次出门后,他却再也没有消息了。国庆节后,吉佩珠终于忍不住要为丈夫的安全担心了,于是就去派出所报告丈夫失踪了。民警听了她的叙述后,认为像鲁春廷这样的职业,这种几个月不回家也没消息的情况尚算正常,不能据此认为是失踪,说不定过几天就回来了呢。
可是,一直到今天,鲁春廷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其间,吉佩珠十天半月跑一趟派出所,民警虽然作了记录,但始终认为鲁春廷的情况有其特定的职业原因,不应作为失踪来处理。
黄震野对于这个情况倒是很重视的,如果他有空,肯定会去一趟派出所。可是,报告团的时间安排得很紧,次日一早就要去南京了,也就只好作罢。不过,次日在赴南京的火车上,黄震野还是对此事作了认真的考虑,决定在去拜会老上司王必成时,把这件事说一下。
王必成是新四军茅山根据地开创者之一,前述之新四军茅山训练班正是他在新四军第一支队二团团长和江南指挥部第二纵队司令员任上时主持举办的。因此,王必成是知道鲁春廷其人的。当时,王必成已从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司令员任上转往位于南京的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黄震野抵达南京后的当晚,即去拜访王必成,谈话中提及鲁春廷失踪之事,说他想给镇江方面写封信说说此事,以引起地方上对此事的重视。王必成听后点头说你写吧,写完后给我,我转给苏南行署公安处处理就是,对于曾为革命事业做出过贡献的人,我们不应忘记啊!
冒出遗物
当时镇江属于苏南行署管辖,苏南行署公安处收到这封信件后,立刻转往镇江市公安局。镇江市公安局于是通知鲁春廷住所所在地的城中分局查明鲁春廷的下落后报告。城中分局指派治安股民警姜珉前往千秋派出所了解此事。派出所对此甚为重视,专门指派民警周达庆协助姜珉开展工作。
姜珉、周达庆两人对情况作了分析,决定先去找鲁春廷的妻子吉佩珠了解情况。吉佩珠对两人所说的情况跟黄震野那封信里所写的相同。周、姜两人议了议,向吉佩珠要了跟鲁春廷交往得密切的七位朋友的姓名、住址,前往访查。
姜珉、周达庆花了两天多一一访查到鲁春廷的这七位朋友,最后从中药店老板叶遂那里获得一条信息:七月间鲁春廷返回镇江后曾去他的店铺配过中药,叶遂也会武术,功夫还不错,还懂一点伤科,两人聊得最多的自然就是武术和伤科方面的事儿了。鲁春廷在说到这次出去大约要在外面待多长时间时,称可能要多待一些时间。叶说正是盛夏时节,别人都选择在家里歇夏,你怎么反倒要在外面多待些时间呢?鲁春廷压低了声音说他这次从外面回到镇江的当天,意外遇到了一个人——薛一峰,那是一个不好惹的主儿,所以索性在外面多待一会,避避风头再说了。
薛一峰是长江上的著名江盗,江盗跟船工打的交道最多了,若是寻常船工,那就只有任由摆布的份,死活全在江盗一念之间。而江盗如果遇上像鲁春廷那样的会武术的船工,那就有点麻烦了,弄得不好,主动权可能就会倒过来。薛一峰与鲁春廷,就是这样一对冤家对头。薛一峰不会武术,但他有枪,而且出枪快,枪法准,江湖上称为“薛快枪”,这就容易占上优势。当然,鲁春廷的船拳并非传说,也是实打实的活儿。鲁、薛两人最险的遭遇,是在鲁春廷从汪伪警察手里逃脱后流落在长江上当临时船工时的那次。薛一峰也可谓“艺高人胆大”,带着两个兄弟划着条小船就敢拦截鲁春廷所在的大船,那一幕有点像如今的索马里海盗劫持货轮。当时,鲁春廷率领几名船工拼命抵抗方将对方打退。这次交手,薛一峰损失惨重:其弟薛一飞死亡,他和另一兄弟薛一帆负伤落江,差点殒命。薛一峰养好伤后,就放出风声:跟鲁春廷没完,非得割其项上人头不可!但其时鲁春廷已经隐身苏州,薛一峰找不到他了。抗战胜利后鲁春廷返回镇江,薛一峰也没报上仇,因为他被国民党当局关进了大牢。叶遂告诉民警,据说薛当时判了五年刑,解放后人民政府甄别在押犯时薛被定为继续服刑,今年大概刑满释放了。鲁春廷碰上薛后担心对方还要报复,所以就决定暂时避一避再说。
这是一个重要情况,姜珉、周达庆于是再去访问吉佩珠,问了这一情况,吉佩珠却摇头,说薛一峰她是知道的,解放前曾听丈夫说起过,但解放后从来没有再提起过。姜、周一番商议后,决定前往监狱了解薛一峰的情况。
次日,两人开了介绍信正准备去监狱外调时,吉佩珠哭哭啼啼前来报告:丈夫肯定已经被人害死了!
这天早上,吉佩珠开门时发现门口放着一个装皮鞋的纸盒。她打开盒子,不禁大吃一惊,内盛以下物品:匕首一把、钱包一个(内有派出所出具的鲁春廷外出行医证明)、一套干净的内衣裤。这些,都是鲁春廷外出时的必备之物。
这就是说,鲁春廷已经被害了!城中分局随即向市局汇报此事,市局于是做出立案决定。专案组除了之前的姜珉与周达庆,还有市局、分局刑警三人,由市局刑警张银生担任组长。五人开会研究案情后,肯定了之前周、姜两人的调查思路,决定仍去监狱了解薛一峰的情况。
可是,监狱的刑满释放名单中却没有薛一峰的名字。不但释放名单中没有这个名字,在押犯人中也没有发现这个名字!
哎!这……那就劳驾给查一下当初国民党法院判决后押解监狱的那些犯人的名单。
查下来,竟然还是没有薛一峰这个名字!
专案组简直傻眼了,难道这个姓薛的大盗从未被捕过?所谓给国民党法院判刑不过是一个传说?这时,监狱方面的一个留用警察开口了,他说可能你们要查的这个对象当初判刑时是使用了化名,既然知道案由和刑期,那就在解放后甄别过的那些名单里查查看吧。
这是一个给力的点拨,很快就在甄别后决定继续服刑的犯人名单里发现了一个名叫“薛家耀”的抢劫犯,国民党法院的判决书里写着其罪行是在“南京、镇江一带长江水域抢劫过往行船”。再翻阅截至今年七月释放的犯人名单,“薛家耀”赫然在目,是七月二日释放的。
那么,这个薛家耀是不是就是薛一峰呢?那个留用老警察再次支招,说可以去向跟薛家耀一起关过的那些在押犯人了解,他在监狱里待了五年,闲着无事跟同犯胡磕牙瞎聊天时不会不吹嘘自己以往的历史。于是,立马开出了几个与薛家耀一起关押过的犯人来,一了解,果不其然:薛家耀就是薛一峰!
侦查员前往薛家耀的户口迁入地句容县白兔镇管段派出所一了解,确有这样一个人,释放后干了些什么却不清楚。那就传唤过来当面问一问吧。户籍警去而复归,回复说这个人无法传唤来所。为什么呢?他患了风湿性关节炎,七月初释放后频频去镇江治疗,最初还可以自己去,渐渐就难以行走,得由家人陪同了,现在呢,干脆不去治了,因为已经卧床两个月了。
侦查员就登门了解,薛家耀承认就是薛一峰,家耀是其名,一峰是字。那么,听说过鲁春廷吗?薛一峰点头。出狱后见过鲁春廷吗?没有!专案组又调查了薛一峰的家人、邻居,以及几个曾经为其诊治过的医生,根据综合情况分析下来,认为可以排除薛一峰的杀人嫌疑。
专案组再次举行案情分析会议,认为要杀害像鲁春廷那样一个拳师必须采用出其不意的手段。解放后的苏南地区治安情况已经大为好转,强盗、土匪早已绝迹,他一个外出卖膏药的,又不会上偏僻乡村去,连小城镇也不会去的,至少得在县城才有市场,所以即使有人想暗算他,也是难以找到下手机会的。有下手机会的只有一种情况:跟其是熟人朋友,请其吃饭喝酒,在食物中下毒或者将其灌醉,然后才有把握杀死他。因此,大家一致认为还是要从鲁春廷生前的熟人朋友方面去寻找线索。
这样,专案组就指派姜珉、周达庆二访吉佩珠,请她回忆鲁春廷生前交往较频繁的熟人好友。吉佩珠扳着手指头算来算去,说除了上次提供的七位之外,没有其他符合条件的对象可以提供的了。姜、周回来一汇报,组长张银生说我们向那七位已经调查过的对象了解吧。
跟那七位朋友再度接触,当对方听说鲁春廷很有可能已经遇害时,气氛就不同了,叶遂等人一个个都显得特别认真,就像他们自己也是专案组成员一样。这七人中,有四位是武术爱好者,话题就往武术上说得多了。他们提供了之前专案组没有掌握到的两个情况:之一,鲁春廷有一个名叫杨须的师叔,住在江宁,年龄与其相仿,两人很谈得拢的,每年都要见上两三次面;之二,抗战爆发那年的元宵,南京有一位家住夫子庙旁边姓屠的拳师特地跑到镇江来缠着鲁春廷要比试一下,因为对方态度嚣张,言语激烈,鲁春廷也动了意气,双方于是当着一班武林朋友的面立下了生死状后开打了。那拳师口气很大,但本事却平常,结果被鲁春廷打成了重伤,听说回南京后就死了,临终留下遗言嘱儿子苦练十年后找鲁春廷报仇。
专案组于是就决定全体出动,一路去江宁找杨须了解情况,另一路去南京调查那个屠拳师的情况,顺便把吉佩珠交来的被认为是鲁春廷生前遗物的那几件东西带去请南京市公安局鉴定指纹。
侦查员周达庆、小许、老王随组长张银生去南京调查,他们在南京待了两天,通过秦淮分局夫子庙派出所的协助,找到了屠拳师家。发现那个传闻是有问题的,屠拳师比武受伤不假,但没有死,回宁后疗养了三个月就痊愈了。这种比武受伤在当时的武林界算是常事,不存在报仇的问题,况且他并无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如今早已出嫁,也并未学过武术。这样,屠拳师的嫌疑就排除了。
前往江宁县城找杨须调查的侦查员周达庆、朱履倒是查摸到了一条线索:据杨须说,他跟鲁春廷的感情一向很深,当初鲁受到汪伪警察的追捕时,就是他将其介绍到苏州医院去避风头的。两人之间的来往多年来从未中断过,杨须每年冬初螃蟹最肥美的时候,总要选购一篓亲自送往镇江师侄家。而鲁春廷每年总要去看他两三次,以卖膏药为生后,因为经常在外行走,路过江宁时就吃住在他家。鲁春廷最后一次去他家是今年七月间,那天正好有两个当地的徒弟带着酒菜去看望杨须,四人就一起喝酒。鲁春廷喝了不少酒,有点醉态,说话也不大利索似的,杨须记得他曾喟然长叹:“唉……我活得好窝囊啊!”当时杨须自己也喝高了,没有在意,所以也就没有追问为什么事而窝囊。次日一早,鲁春廷就告辞而去。
专案组留下小许在南京等候遗物鉴定结果,其他侦查员返回镇江。当晚,开会讨论周、朱两人在江宁查摸到的那条线索:鲁春廷为何事而感到窝囊?
一般说来,称得上“窝囊”的事儿,都是一种无奈之下不得不受气的境遇。鲁春廷说自己“活得好窝囊”,而不是说“某件事感到好窝囊”,那就说明使他感到窝囊的这件事是一种近乎常态的遭遇。那么是什么事儿呢?专案组首先想到的是在江湖上遭遇了小人,但随即就否定了:像鲁春廷这样的拳师,江湖上的小人谁敢惹他?遇上他只怕巴结都来不及。又想到了会不会他在卖膏药时受了某个地方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气?但议下来也排除了:前面说过这应是一种常态,如果他在某地有这样的窝囊遭遇的话,那就从此以后不去那个地方不就解决了,难得碰上一两次,也说不上“活得好窝囊”啊。
再往下分析,专案组于是就想到了家庭矛盾:鲁春廷跟吉佩珠是否发生了什么使他深感窝囊的事情?这么一想,众人不由得一个激灵:在家庭中,使男人感到窝囊的事情莫过于配偶出轨了!莫非鲁春廷的窝囊之叹缘于这上面?
这时,几个侦查员的思维不约而同集中在一点上:鲁春廷与其师叔杨须关系那么好,杨须每年都要来送一次螃蟹的,吉佩珠在提供丈夫的熟人朋友时为什么没提到过他呢?吉佩珠在这上面的表现不是显得反常吗?
专案组于是决定:次日开始着手调查吉佩珠的生活作风是否有问题。
这个调查还没开始做的时候,专案组就获得了一个对吉佩珠明显不利的证据!
罪犯伏法
次日上午,小许从南京返回镇江,带来了南京市公安局技术室对鲁春廷遗物上的指纹鉴定结果:遗物上有鲁春廷、吉佩珠夫妇两人的指纹,丈夫的指纹陈旧模糊,妻子的指纹明显清晰。
这就显得反常了,若如吉佩珠所说的她在门口发现那个纸盒后打开看过而在遗物上留下了自己的指纹这一点还说得过去,那么为什么遗物上只有鲁春廷的指纹而无施害于他的人的指纹呢?那个凶手既然翻检了鲁春廷的东西,又于近日把这几件遗物装进纸盒后送还,那么理应在遗物上留下自己的指纹。如果说凶手具有反侦查意识而会把把留在上面的指纹擦拭掉,或者干脆是戴着手套不会留下痕迹,那么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会影响到鲁春廷所留指纹的完整性,可是,鲁春廷的虽然比较模糊,但基本上是完整的,没有被擦拭或者手套磨蹭过的痕迹。
专案组根据上述分析,结合吉佩珠故意隐瞒其夫跟杨须的交往情况,认为鲁春廷的被害很有可能是跟吉佩珠有关系的。
于是就去找吉佩珠,可是家里没人,问邻居说已经出门两天了,不知去了哪里。侦查员顺便向邻居了解吉佩珠平时跟外界交往情况,得知吉佩珠不大喜欢跟外人来往,去她家里的客人都是男主人方面的朋友,她这方面的只有一个姓郭的做化工原料生意的表哥,倒是经常来的,但最近好像没有看见过。侦查员问那位郭先生住在何处?一个邻居说以前跟郭先生聊天时听他说过好像是住在甘露镇怡孝坊的。侦查员回去向组长张银生一汇报,张银生说那就去那边打听一下,找那个姓郭的聊聊吧。
三名侦查员前往沿江分局甘露派出所,打听到了郭某的住址,登门一看,吉佩珠竟就在那里。两人见警察登门,一个脸色倏变,一个手脚颤抖。侦查员寻思这二位八九不离十跟鲁春廷失踪案有关的了,当下也不吭声,只是盯着两人,看得对方大冷天额头冒汗。然后,冷不防一声暴喝:“鲁春廷是怎么死的?”郭嘉君首先给吓住了,双脚一软就跪了下来。
吉佩珠、郭嘉君到案后,对两人合谋杀害鲁春廷的罪行作了交代——
原来,吉佩珠跟比其大两岁的表哥郭嘉君早在她第一次婚姻前就已经有染。当时社会上还没有“禁止近亲结婚”之说,这对表兄妹原本是可以结合的。可是郭嘉君的父母嫌吉佩珠家境贫穷,坚决反对,并迅速给儿子张罗了一门亲事。但郭、吉两人的情愫未断,在表兄妹关系的掩护下一直悄悄保持着那层暧昧关系。吉佩珠的第一任丈夫对此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病殁也不知道自己一直戴着绿帽子。
吉佩珠嫁给了鲁春廷后仍旧跟郭嘉君保持着姘头关系。鲁春廷虽然经常跟前来作客的郭嘉君见面,但哪里会往这么一层关系上去想。这样,长期以来这对姘头始终保持着热络关系。解放前鲁春廷逃亡在外的那段时间,两人料定他不敢贸然回家,一周内郭嘉君干脆有一半以上时间就住在表妹家。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鲁春廷解放后辞去了码头装卸工的工作,以走江湖卖膏药为业后,回家时间就没有规律了,几时回镇江一趟连他自己一时也说不清楚,别说家里那对野鸳鸯了。终于有一天晚上正在偷情的吉、郭两人被正好从外地回家的鲁春廷撞个正着,当下,暴怒至极的鲁春廷将郭、吉两人痛殴了一顿。
在鲁春廷想来,他这么一发作,这件事也就解决了,那对野鸳鸯料想不敢再接触。哪知郭、吉两人的心贴得反倒更加紧了,一边继续接触,一边盘算着干脆变成合法夫妻算了。郭嘉君表示他随时可以跟原配老婆离婚,反正这时他的父母都已过世,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横加干涉了。吉佩珠对丈夫却大为畏惧,想来想去不敢开口说离婚之事。郭嘉君说,这样的话,那就只好把鲁春廷打发到阎王殿去了,他死之后,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公开结婚了。吉佩珠考虑再三,同意下手。
今年7月间交“大暑”那天,鲁春廷风尘仆仆从外地返回镇江。次日,吉佩珠将此事告知郭嘉君,郭嘉君决定下手。郭嘉君是做化工原料掮客生意的,能够弄到毒药,他就把事先准备的氰化钾给了吉佩珠,并告诉她应该怎样下毒以及毒死鲁春廷后怎样通知他来料理尸体。为随时准备接应,郭嘉君干脆就在吉佩珠家附近的一家旅馆租了个房间,一住就是三天。
吉佩珠想下毒,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直到鲁春廷返镇江后的第五天,可能因为近日在外奔波采购药材中了暑,晚上头痛发热。吉佩珠暗忖机会来了,就说你这是中了暑,我给你去买药。当下便出门,到附近一家药房去买了两瓶“科发十滴水”,返回时又去郭嘉君下榻的旅馆打了声招呼,让郭在她家附近守候着听消息,她下手后在门口挂出一个拖把为暗号。
吉佩珠回家后,把毒药下在十滴水里哄鲁春廷服下。
吉佩珠将丈夫毒死后,立刻挂出了拖把。但郭嘉君因为巷子里有人乘凉,直到下半夜三点钟人散尽后方才溜了进来。两人在院子里挖了一个两尺来深的土坑,把鲁春廷的尸体就地掩埋了。次日,又把院子另一头的两块大石头移过来压在上面。
吉佩珠把鲁春廷毒死后,可能目睹丈夫死前那副惨状而受了强烈的刺激,噩梦不断,因而不敢再与郭嘉君来往。而郭嘉君为避免引起邻居的怀疑,也不再登门。两个多月后,吉佩珠按照作案前跟郭嘉君议定的方案开始向派出所反映丈夫失踪,企图到一定时候就向法院申请“宣告死亡”,然后跟郭嘉君结婚。中间,自有鲁春廷的一些朋友登门找鲁春廷,都被她以“出门后没有消息”而打发了,连杨须11月初来送螃蟹也是这样。当时,杨须朝她看了一眼,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也是她故意没向民警提供杨须其人的原因。
原以为这件事会按照两人想好的轨迹自然运行下去,哪知突然冒出了那个团级军官黄震野来,情势就此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民警登门询问薛一峰情况时,吉佩珠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薛是强盗头子,何不把这件事往他头上栽了再说?于是,她就去找郭嘉君商量,郭嘉君闻听警方在调查鲁春廷失踪之事,早已没了当初决定要杀鲁春廷的那份凶心恶胆,吓得差点马失前蹄,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同意了吉佩珠把鲁春廷的遗物伪装后放在家门口的主意。
专案组根据两人的交代,从吉佩珠家院子里挖出了鲁春廷业已腐烂的尸体,又从当初郭嘉君下榻了三天的那家旅馆调取了入住登记记录;然后,又去上海找到了郭嘉君获取氰化钾的那个化工原料商,将其拘拿到镇江(这人一个月后被释放了)。
1952年4月28日,吉佩珠、郭嘉君以“故意杀人”的罪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本文转载自《逐木鸟》“尘封档案”系列
相关搜索
系列尘封档案
老拳师走路
封尘档案系列
尘封档案系列
封尘档案
尘封的档案
2018-9-28 05:38:32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5:46:17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不错支持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5:54:02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01:4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收藏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09:32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17:1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的辛苦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25:02
显示全部楼层
很给力。。。。很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32:47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看不懂,复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9-28 06:40:32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